高冷严格的老师

高冷严格的老师

手循衣摸床者,肝风已动也。疫病发斑,皆挟有毒疠之气也。

至于他方中,所用之葛根、连翘亦发表之品也。【附案】一妇人年三十许,泄泻半载,百药不效,脉象濡弱,右关尤甚,知其脾胃虚也,俾用生白术轧细六两,和为小饼,炉上炙干,当点心服之,细细嚼咽,未尽剂而愈。

后又用知母、花粉、玄参、白芍诸药,少加连翘以清其余热,服两剂全愈。遂将方中玄参、芍药各减一钱,又加当归、怀牛膝各三钱。

睡而息鼾,醒则喘矣。 昏愦扰乱,撮空摸床,危在顷刻。

结代之脉虽并论,究之结脉轻于代脉,故结脉间有宜开通者。盖以其能破瘕,遂疑其过于猛烈。

故用一切利小便之药不效,而投以升提之药恒多奇效。上半身微见汗,诸病皆见轻。

Leave a Reply